PVC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国南海石油开发战略须软硬兼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51:12 阅读: 来源:PVC护栏厂家

我国南海石油开发战略须软硬兼施

要在尽快制定完善我国海洋相关法律法规、整合优化海上执法力量的同时,抓紧制定和实施海洋发展战略,把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尤其是把南海中南部油气资源开发和海域勘探权的维护作为重点领域全力加快推进。

彭元正

今年5月,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位于西沙海域的中建南区块开始作业,中国首次进入南海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7月中旬,“981”钻井平台因季风来临和胜利完成油气勘探的任务后实施迁移,同样也引来了国际媒体的高度热议。需要强调的是,这一“进”一“出”都宣告了一个同样的誓言:以强势的姿态进入具有所谓纷争的海域进行油气勘探,行为无可非议,因为主权在我;以胜利的姿态移出油气勘探作业区,表现也是合情合理,是我的地盘,来也正大,去也光明,即使在陆地勘探,其钻井平台也需要搬迁,没有在一个地方不动不移的道理,且来有来的打算,去有去的考虑,别人无权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但问题似乎并非那么简单,在钓鱼岛海域围绕岛屿和海洋主权的争端仍在持续。毫无疑问,随着海洋油气资源地位不断上升,围绕海洋油气资源的冲突将不断增加。如何维护中国海域油气勘探权、支持国家石油公司加快争议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成为摆在中国政府面前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

海洋资源的勘探开发权是一国海洋权益的重要内容,这是国际海洋法通行的规则,并已成为国际惯例。南海争端集中表现为油气资源之争。在钓鱼岛争端出现之前,中日在东海的争端也主要表现为资源和海域之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南海和东海争端有其复杂的历史背景,而海洋油气资源被认为是引发争端和冲突的重要因素之一。不管是根据联合国组织的地质普查,还是国内外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的数据,南海中南部、钓鱼岛及附近海域都是油气资源丰富的区域。据估计,南海中南部14个盆地总地质资源量超过300亿吨油当量,钓鱼岛周围海域海底石油储量可达30亿—70亿吨。资源的巨大诱惑随着东海和南海战略地位上升、《联合国海洋公约》签订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制度的确立,使得部分国家对海洋油气资源兴趣倍增。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对我国南海岛礁不断提出领土要求,强行对一些岛礁和海域驻军和开发,导致我国“九段线”内40多个岛礁被严重侵占,三分之二以上的海域被瓜分。

伴随岛礁被侵占的是油气资源被疯狂掠夺,油气勘探权被不断侵犯。这些国家利用美国等外部力量的干预,纷纷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掠采我国南海油气资源,开发步伐从近海大陆架向深海推进,获取了巨大的资源经济利益。迄今为止,在我国管辖海域已有1000多口周边国家的油气井,我国南海传统疆界线内每年被掠采油气资源超过5000万吨油当量,相当于每年丢失一个高峰期的大庆油田,丢失中海油一年的国内油气产量。

过去30年,中国针对“争议”海域,在坚持“主权属我”的前提下,提出“共同开发”的主张,并于2002年11月与东盟各国签订《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约定在“争议”解决之前,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但周边一些国家不但不遵守约定,反而得寸进尺,不断扩大“争议”区范围。而中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却受制于此原则,在中国海域无法进行正常的勘探开发作业活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在南海海域的勘探作业屡受周边国家的干扰和阻挠,勘探作业权受到严重侵害,相关项目的开发因为周边国家的无理阻挠一再搁置。其中,1992年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公司签订的“万安北-21”开发合同已搁置20多年,至今尚未履行。在东海海域,“春晓”等油气田也屡被干扰,无法进行正常生产。

从世界石油天然气工业发展来看,从陆地到海洋、从浅海到深海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中国陆地和近海、浅海的油气勘探开发程度已比较高,发现大型以上油气田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产量增长潜力有限。而需求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导致了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压力越来越大。未雨绸缪,我们必须尽快寻找新的储量和产量接替区,海上油气勘探开发重点由近海区域向远海区域转移已势在必行。南海中南部作为油气富集区,应当作为国家新时期油气战略的重点区域。因此,加快推进南海中南部勘探开发,既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也更是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和保护国家主权的大国之举。

海宁则国安。目前东海和南海局势日益复杂严峻,出现了国际化的趋势,毫无夸张地说——正面临失控的危险。面对这个“危险”的现状,中国首先必须要强硬起来,“主权属我”就是我,在主权的问题上没有“争议”和“商量”的余地。要在尽快制定完善我国海洋相关法律法规、整合优化海上执法力量的同时,抓紧制定和实施海洋发展战略,把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尤其是把南海中南部油气资源开发和海域勘探权的维护作为重点领域全力加快推进。实践证明,此次中石油和中海油合作在西沙海域成功打井,已经彰显了国家石油公司主动行驶海域勘探权的意识和实力。目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国家石油公司已完全具备独立进行深水勘探开发的能力,打破争议区僵局的条件已完全具备,就看国家的硬气了!国家应进一步以明确的态度和始终如一的政策,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个方面对国家石油公司提供全方位、实实在在的支持,包括在注册资本金、税收、关税、金融等方面制定南海开发的优惠政策,设立主权财富基金性质的南海风险开发基金,出台必要的扶植其它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使南海开发尽快起步,形成规模。

诚然,在这个复杂的“争议”面前,“硬”的同时也表现出“软”的一面,应是韬光养晦之举。在主权问题上丝毫不存在“争议”的前提下,我们主动开发和自主开发并不排斥与他们合作开发或共同开发。特别是在南海中南部油气富集区的开发,只有合作才能把对手逼回谈判桌前,最终实现共同开发。对于争议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一些争议大、敏感度高的区域,可以有意识地联合国外石油公司联合开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应以油气资源勘探开发作为切入点,积极推动国家石油公司与台湾的石油企业进行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开辟两岸合作的新领域。

(作者系中国石油企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

宿州定做工服

襄樊西装设计

邢台定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