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击非法行医在困境中求突破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8:11 阅读: 来源:PVC护栏厂家

打击非法行医:在困境中求突破

□本报记者陈飞□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是全国知名的铝型材、内衣产业名镇,户籍人口26万人,流动人口超过60万人。日前,记者跟随南海区卫生监督员对当地黑诊所进行了巡查。   找到容易打起来难   在大沥镇青龙村,很多村民都盖起了五六层高的独栋楼房,外观华丽的瓷砖和装饰展示着这里的富庶。据介绍,居民楼房的底层一般都用来出租。   在一条街的尽头,一间挂着红色“牙科”灯箱的门面房引起了监督员的注意。   这间门面房相当于这家租户的客厅,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墙角里给孩子喂饭,周围凌乱地摆着锅碗瓢盆和板凳,隔断墙后边黑洞洞的,监督人员进去查看后,没有发现医疗设备、药品等。   “为什么挂着这个灯箱?”监督人员问。“是原来诊所留下的,还没有来得及拆。”中年妇女用难懂的方言回答。此后无论监督人员提什么问题,她都是类似的问答,而且情绪越来越激动。一位监督人员抓住那个灯箱,毫不费劲就取下来了,原来灯箱是用一个钩子挂在墙上的。这位中年妇女赶紧抢过灯箱,不停地用方言愤怒地叨叨咕咕。   在不远处的另一间门面房,屋子里放着一张高腿的单人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挂着白色的隔断布帘,几位中年男子在门前闲聊天。这里既没有生活用品,也看不出做什么生意,虽然很像一个简易诊所,却看不见药品、医疗器械等。   与其他门面房不同的是,这家的卷帘门没有完全收上去,人进出要弯腰低头。监督人员轻轻把卷帘门往上一推,露出了被遮掩住的招牌“平价医疗保健”。监督人员试图取下招牌,这时一名男子急了,奋力阻止,并且辩称这是以前留下来的,还没来得及撕下来,自己没有开诊所。   当地很多外来打工者收入较低,在当地没有医保,健康意识也不强,为黑诊所提供了很大市场。南海区卫生监督所大沥镇分所所长余广坚说:“在高压严打之下,很多‘黑诊所’转变了方式,表面上只是挂个招牌,有人来就诊,他们就领着去其他更隐蔽的地方。而卫生监督部门人力有限,不可能每天巡查、个个紧盯。”   “两法衔接”提高威慑力   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后再次非法行医的,可认定为“情节严重”,依刑法判处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只要发现同一个人非法行医两次,就可以向公安部门移送案件,同时报送检察部门备案,督促公安部门办案,这是‘两法衔接’的关键。”南海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邵慰文说,从2010年起,南海区卫生监督所尝试根据司法解释,在打击非法行医过程中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起来(“两法衔接”),“虽然有法可依,但‘两法衔接’机制在基层落实起来并非易事”。   关于非法行医的取证,卫生部门只要查获器械、药品、处方就能认定,而公安部门要求必须在现场查获有人看病;同时,基层派出所因为工作繁忙,常把一般的非法行医当作“小事”无暇顾及;检察、公安部门对移送程序、文书材料、联合执法操作等有不同的要求。“最开始移交案件时,根本交不出去。”邵慰文说,派出所不知道由哪个科来接,或者收下来没了下文。   2011年8月,南海区纪委纠风办牵头成立打击非法行医领导小组,并出台文件明确了各部门职责,卫生、公安、检察部门就非法行医涉嫌犯罪案件移送取得了共识,“两法衔接”机制才得到完善。   截至目前,南海区卫生行政部门累计向公安机关移送非法行医情节严重涉嫌犯罪案件56宗,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2宗,被法院依法判处刑罚15人。经过事后追踪调查,被移交的涉嫌犯罪的56宗案件中,非法行医者无一在原地死灰复燃。目前,该区已经建立了非法行医被处罚者信息共享数据库,让非法行医者无法在当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南海区的经验正在广东省推广,如果在全省、全国建立非法行医被处罚者信息共享数据库和‘两法衔接’查处机制,将对非法行医起到巨大震慑作用。”广东省卫生监督所副所长谭德平说。   “打非”就像割韭菜   在南海区卫生监督所大沥镇分所,监督人员向记者展示了他们“打非”行动中的必备工具:钢盔、防刺背心和手套,穿戴起来俨然“防暴警察”。余广坚说,这些装备都是监督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吃了亏后,逐步置备起来的。比如购置防刺手套,就是因为非法行医者常用手头的剪刀、针头等利器威胁监督人员,甚至有监督员因此受伤。   说起“打非”,监督人员有讲不完的惊险场面。去年,监督人员在查处一个非法行医窝点时,非法行医者挥舞输液架打监督人员,还抓起剪刀猛扎自己大腿、用砖头拍自己脑袋,以自残的方式抗拒执法。监督人员只好报警,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才取缔了这个窝点。   “打击非法行医就像‘割韭菜’,因为经济、社会等各方面深层次的原因,为黑诊所的存在提供了深厚土壤,短时间内很难完全消除。”邵慰文说,这么多年来,卫生监督部门做了很多宣传工作,但效果并不明显,还是有很多人到黑诊所看病。   大沥镇面积125平方公里,辖区人口近90万人,按标准应该配备卫生监督人员60人,而实际上只有25人,具体到医疗监管只有数人。风险高、待遇低不说,还有特殊的压力困扰着他们。“一方面,老百姓发现非法行医的迹象,向卫生监督部门投诉举报,但因为取证难、人力有限等,无法一一查处。即便查处了,走了一个也许又来一个,老百姓认为卫生监督部门不作为。另一方面,非法行医导致的医疗事故时有发生,甚至会出人命。一旦出事,检察部门还可能追究卫生监督部门和人员的‘渎职’责任。”邵慰文说,基层卫生监督人员常常觉得很无奈,“但是必须坚持,还要努力想办法做得更好,因为这是卫生监督部门的职责。”

北京祛眼袋美容价格

北京星美美容机构

北京幻眼美容哪家好

北京面部提升美容价格

最好的抗衰美容价格

北京星美国际美容

北京星美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