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VC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影视圈阶层图谱为何50万群众演员只出了一个王宝强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3 11:57:59 阅读: 来源:PVC护栏厂家

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是资本大鳄操控的娱乐公司;已成名演员根据其知名度在影视圈占据着中层和上层的位置,他们依靠其市场影响力兑换金钱;而处于底层的则是那些在影视剧里被视为人肉布景、收入微薄的路人甲们。

2006年,横店,疲惫的群众演员 王宝强由跑龙套变抢手演员

周星驰、梁朝伟、周润发……这些大腕们不仅在影视作品里曾经扮演过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而且他们自己也有过默默无闻地跑龙套的人生经历。后人的叙述固然趋于神化,但是几十年前演员通过自身努力和坚持,从路人甲乙丙成长为红毯巨星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今非昔比,现在的娱乐圈的游戏规则面目全非了。形象出色颜值高、家底雄厚玩得起、演艺学校科班出身的胜算才比较大,(砺演技反倒成为了演员的副业。导演赵宝刚说,北京大概有50万个群众演员,就只出了1个王宝强。为什么?本文告诉你从群演、群特、跟组演员到大腕的路上,要打掉多少怪兽。当然,在游戏的最后一关,还有一个打不死的巨鳄娱乐公司。

群众演员:从群演-群特-特约的进阶

有媒体曝光当红花旦孙俪在拍摄《芈月传》时,片酬高达每集50万元(广电总局下达限薪令之后孙俪片酬从85万降低至50万),81集之长的《芈月传》让孙俪一共进账约4000万。一线演员动辄几十万的高片酬在影视圈并不鲜见,大牌演员的名利双收让想要跻身影视圈的人如过江之鲫。

实际上光鲜靓丽的影视圈阶层分化分明,演员之间收入差距巨大。如果看过《港囧》的话,应该会记得里面的万能开锁佬。他叫车保罗,原名吴溟苍。因外形怪趣,经常出现在TVB(香港无线电视台)剧集中饰演搞笑配角,比如陈小春版《鹿鼎记》中的胖头陀。近年来年老的车保罗由于在TVB缺少表演机会,结果不获续约,经济陷入困境。2012年,他被曝无力支付母亲7万元的丧葬费,连生活费也成了问题。

生活窘迫的车保罗是底层演员的一个缩影。在大陆,群众演员就是影视圈这座等级森严的金字塔的底层。根据横店演员公会2015年年初统计的数字,在横店登记在册的群众演员有2万多人,常驻的有1万多人。然而物多价贱(一名群众演员这样描述他们的收入),群众演员的工资远远低于成名演员。

曾在某清宫戏中当过群演的李先生说:现在影视业红火,电影电视剧演员片酬不断上涨,但另一个对比是,群演的工资很少有变化。即使是扮演日军,一天死八回,可能也只能是拿上基本的普通演员工资,加上不到100元的红包,收入还是相当可怜。

前段时间被媒体曝光的《横店影视城群演招聘条件、工资表》显示群众演员的日工资只有40元(实际上是50元,其中10元要给介绍工作的群头),超过8小时后每小时加5元;超过零点,每小时加10元。在横店这个亚洲最大的影视基地,群众演员被分为三六九等。最底层的是群演,基本不露脸;再上面的是群特,日工资70元,但是不稳定;境况比群特稍好一点的是跟组演员,月工资在2000元左右,剧组统一解决食宿问题,但要保证随叫随到;再上面的是特约,分为小特、中特和大特,有少量台词和镜头,日工资在150元以上不等,工作时长根据戏份定。不过即使成为特约,一年能赚到10万以上的依然是少数。

除了收入低外,众所周知,群众演员在剧组得不到尊重。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的台词如果你非要叫我跑龙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加个‘死’字在前面?可以说是道出了群众演员心底的呼声。在剧组,大到导演小到群头都可以对群众演员随意辱骂。戏中设定的阶层鸿沟,被真实地搬到了现实之中。

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下,群众演员只有两种晋升途径。一种是通过表演,被剧组相中,成为跟组演员或者特约;另一种是通过自己的经验和人脉,成为群头(专门在群众演员与剧组之间牵线搭桥的具有中介性质的人)。大多数群演还是会选择转行,爱虎影艺(北京)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制片人董文俊就是一个典型,在当兵退伍后报考北京理工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曾在各个剧组当过群众演员,没有办法之后才对影视行业逐渐产生热爱,学习摄影,影视拍摄,学习制片,导演,随剧组辗转多地进行影视拍摄学习,最后才在江苏宿迁担任影视作品制片人;前者要靠运气,后者则靠长期在行业内的钻营。然而无论如何努力,如何钻营,特约或群头已是群众演员在影视圈能够攀爬到的最高等级。尽管每一个群众演员都想成为王宝强,但是至今影视圈没有出现过第二个王宝强

TVB的龙套演员和大陆的群众演员境况类似。在TVB,二线演员底薪约6200元港币,三线演员底薪4400元港币,龙套演员则更低。二三线演员如果总有戏拍,月入赚一万多港币是有可能的,但没有保证。一旦没戏拍,他们就会迅速面临生活的窘境。最惨的是戏份不多的万年龙套演员,月收入只有2000港币(约合人民币1600多)。曾在TVB饰演9年配角的李思欣一部戏只有2000元港币,一个月最多能演到4部,月薪最高也才8000元港币(约合6400多人民币),在物价赶超欧美的香港仅够维持生存。

阶梯的顶端:片酬千万的大腕儿

与收入微薄的群众演员形成鲜明对比,国内一线大牌演员单集电视剧片酬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浙江影视集团制片人程珊透露,目前一线演员平均片酬水平均已达到60-70万元/集,二线演员约40万元/集(这是一名群众演员一天收入的100000倍)。大腕演员的高价片酬令人咋舌,签约的方式也是花样百出,有单集标价、打包价,甚至还有按天计价的。以电视剧《红高粱》为例,剧中戏份几乎都是围绕女一号进行,因此大腕演员会签下一个全剧打包价,女主角周迅的片酬便是打包价3000万元。

娱乐公司:影视圈的富士康

知名演员的高片酬和明星光环成为激励底层演员咸鱼翻身的动力。然而即使成名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自己主宰命运。几乎所有的当红明星,都面临着被娱乐公司控制的处境。娱乐公司制造明星的唯一目的是要把明星转换成能够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的资本,如何控制明星使其资本最大化才是娱乐公司造星捧星的初衷。

娱乐公司对明星的掌控力度可以从抽佣比例体现出来。在亚洲娱乐圈,韩国的经纪公司抽佣比例最高。YG、JYP、SM是韩国的三大经纪公司,他们的抽佣比例一个比一个高,分别为40%、50%、70%。除了这三个公司,一些韩国娱乐公司甚至从艺人身上抽佣90%。为此,在韩国发展的中国明星一旦遇到合适的中国接盘侠,就纷纷回来报效祖国。

相比韩国,国内娱乐公司的抽佣比例也并不低,利益分成大多是五五开,也有些公司是分阶段性的。例如天娱一般与艺人签订八年合约,前四年抽佣60%,后四年抽佣40%。抽佣比例高是很多明星和经纪公司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一旦在影视圈站稳脚跟,不少大牌明星纷纷选择和公司解约成立个人工作室,摆脱经纪公司的压榨。

从如此之高的抽佣比例也可以发现,在影视圈得利最多的并不是明星,而是其背后推手——娱乐公司。根据香港《明报》网站报道,TVB2014年盈利14.1亿港元。内地娱乐公司巨头华谊兄弟也是赚得盆满钵满,根据华谊兄弟年度报告,2014年华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9亿元,利润总额为12.8亿元,净利润高达10.3亿元。影视制作业一直是暴利行业,从华谊兄弟的业务分析报告中可以发现,华谊兄弟旗下的电影业务毛利率高达66.75%,艺人经纪业务毛利率甚至高达77.93%,远远超过制造业10%左右的毛利率。娱乐公司之所以能财源滚滚,一方面是由于超高的账面收入吸引大量热钱涌入,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对演员的盘剥。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影视圈一幅完整的层级图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是资本大鳄操控的娱乐公司,他们依靠对演员的压榨实现利润的不断增长;已成名演员根据其知名度在影视圈占据着中层和上层的位置,他们依靠其市场影响力兑换金钱,只有一线演员才可以跻身金字塔的顶端;而处于底层的则是那些在电影和电视剧里被视为人肉布景、收入微薄的路人甲们。

演员群体的内部分化、身份更迭

实际上演员群体的内部分化是20世纪90年代影视行业市场化的产物。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国有院团和16家国有电影制片厂一统天下,几乎所有的演员均为体制内的人,按月领取工资。不仅演员内部工资差距不大,演员和工厂工人之间也没有多大差距。天津人艺的演员刘长纯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末她刚入行时,尚不存在片酬一说,而是按月领取工资,拍戏期间可以拿到比平时多一倍的工资。刘晓庆也曾在自己的博客披露1983年她在拍摄电影《火烧圆明园》时,她虽然是戏中女一号,但当时隶属于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她每月只领取月薪50元,甚至低于当年的全国职工平均月工资68元。

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片酬的形式开始出现。演员与剧组签合同,片酬一般为工资的200%,高的可以达到600%。随着中国加入WTO,政府开始进一步开放影视市场,国有院团和16家国有电影制片厂一统天下,统购统销的体制被打破。这一时期,民营影视公司大量出现:新画面影业、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影视行业逐渐进入市场化和商业化时代。电影不再是满足人民文化需要的艺术品而成了娱乐资本谋取利润的商品,但电影和电视剧本身是一种高风险同时也是高收益的产品,影视公司为了获取暴利,开始打造明星来吸引观众。明星制来自于好莱坞形成的商业模式,明星是电影市场所利用的资产,娱乐资本打造明星的目的是提高制作融资、获取收益及确保利润。在明星制的运作模式之下,明星演员的收入水涨船高。唐国强在拍摄电视剧《三国演义》时,片酬大概是250多元一集。如今唐国强主演一部电视剧,每集的片酬至少是25万元,涨了1000倍。收入暴涨的同时,演员的身份也在更迭。明星演员不再被视为普通劳动群众的一员而晋升为社会中的精英阶层。

回顾影视行业市场化的二十年,娱乐资本在演员群体内部建立起森严的等级制度,在明星与人民群众之间区隔出鲜明的鸿沟,这是影视制作行业全面市场化和商业化的结果,也是娱乐资本为了利润最大化必然导致的结果。

责任编辑:赵然

南阳细石砂浆储料搅拌罐下料高度

牧草膜耐穿刺拉伸牧草膜包膜机专用牧草膜

西安砂浆储料罐直径

刚性注浆管水泥袖阀管pvc袖阀管